感觉像是有人打碎了我的肋骨
是啊兄弟,那叫“心碎”,大约有二十万首歌里都有提到

生日快乐,我的祖国
我发誓,用生命维护并延续您的辉煌

一小段瞎写的东西

灵感来源于阿卡姆骑士最后戈登说的“主要威胁已经消除,是时候去夺回我们的城市了”
是描述一个拒绝撤离哥谭的警员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话。

“我听说您拒绝撤离这座城市,可以告诉我您的理由吗”匆忙赶上一位警员的记者有些气喘吁吁,她在不停的看表,因为要赶上最后一辆离开这里的车而语速很快。
警员没有停下脚步,他走的很快,熟练的给枪换弹“是的,我必须留下,这座城市需要人驻守”,他整理着手中的东西,眉头皱的很紧。

“那么您认为这次的情况会有怎样的发展”女记者紧跟上,她的高跟鞋成了她采访的阻碍。
警员终于停下了,转过身正对着记者和镜头“哥谭会挺过来的,她有她的骑士守护”

“您认为蝙蝠侠会解决这一切?,那么请问您心中蝙蝠侠的形象是怎样想”
年轻的警员已经不耐烦了,倒是听到这个问题时稍稍平静了一些,他吸了口气“在我年幼的时候,我觉得蝙蝠侠是个神话,在我当上警察之后我看到了这这座城市真正的样子,那时我认为他是个英雄,因为英雄也不可能面面俱到”

警员说到这就没在继续下去,但记者并不准备放过他,她把话筒举的更近了。

“现在...”他转头避开了灯光“我认为他是阻挡洪水的最后一座堤坝,也许这座堤坝也早已出现裂缝”警员说到这时右手不安的摸了一下配枪,他并没有为此感到安心。
“那么您认为,包括您在内的哥谭警察,又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?”
警员打开车门上了车,警笛也开始鸣响“我们是堤坝后面的沙袋,当堤坝倒塌,我没将会是最后一道防线,哪怕我们与这场暴风雨相比脆弱的不堪一击,我们也会死在这里,这就是我留下的意义。”

电视台在几天之后播放了这段采访音频,在报道蝙蝠侠布鲁斯.韦恩的死亡之后。
这段视频放映在了哥谭最大的一块屏幕上。

这也成了哪位不知姓名的警员生前最后一段映像。

雾尽烟雨时

名字瞎起,cp其实没有,写的是EizoxFederico,很短很短,很久之前的产物。
federico,艾吉奥的哥哥
背景大概是年轻一心想要复仇的eizo
他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,那个记载这他十七年回忆的地方被顽皮的孩子摸脏了墙,蜘蛛在屋顶结了网,门口那束浮夸的大红花...已经只剩下干枯的茎了。
年轻的刺客揉了揉干涩的眼睛,坐在摇摇欲坠的架子上,夜晚安静的吓人。
真怀念威尼斯的狂欢啊,刺客摘下了帽子,棕色的头发没有发带的束缚在风中起舞。
他跳上屋顶,看着暗紫色的夜空,他曾几近疯狂的认为那是他兄弟的血染成的。
他杀了一个又一个人,但从未感到被救赎。
他不想回庄园了,刺客累极了,他干脆朝旁边一倒,打起了盹。
“嘿,我的宝贝弟弟”他听见有人叫他,熟悉的语气和熟悉的称呼,但他睁不开眼,他伸出手,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却吐不出一个音节,但意料之外的,他那双沾满血污的手,触碰到了什么。
“嘘,嘘,太晚了,你该睡了”刺客抓紧了那只手,徒劳的张着嘴。
Federico,他大喊着,空气只是在他喉咙中进出不发出任何声响,但那个人就像听见了一样
“嗯,嗯,我在,睡吧我的宝贝弟弟”他说,就像小时候哄他时一样。
刺客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沉,自从他穿上这身衣服以来,第一次错过了日出。
刺客做了个美梦,梦里他和兄弟爬上了圣母百花大教堂,拿到了第一百根羽毛。
然而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把自己从这个几乎要将他溺死其中的梦里,残忍的,迅速的扯了出来。
他在一个并不明媚的早晨,发起抖来,他用力按住自己的下半张脸,最终,他等来了可以掩盖他脆弱的雨。
一场,来的正是时候的大雨。
刺客不再遮遮掩掩,他放开手仿佛在假装脸上只有雨水,Eizo,那个放荡不羁的富家弟子,催熟他这颗果子的方式可以用残忍来形容。
年轻的刺客站在屋顶上痛哭,悲伤让他眼前的一切扭成了色块,他弯下腰,尝试着吐出点什么。
他已经快两天没吃东西了,什么都吐不出来。
刺客哭的更伤心了。

画了个拟人hhh,还记得那个团子表情包吗!

撸了个性转挨揍...
虽然看起来并不怎么像性转

第一次出柜

有人可能觉得我有毛病,出柜还分第几次。
但因为这一次没有结果,所以我才叫它第一次,因为我相信,还会有下一次。
作为一个小透明并没有人认得我,而我也只是想分享,庆幸。
我年纪不大,没有成年,在餐桌上,我提起了这件事。
头脑一热的和我母亲说了,父亲在上班,而母亲能有机会和我单独交谈也纯属巧合。
我吃着嘴里的鱼,越嚼越慢,最后我说
妈,我可能,喜欢女生
她很快回了一句
神经病,你还这么小,瞎想什么
我知道她一定会这么说,于是我夹了一口菜,没出声。
她似乎觉得气氛不对,好像明白过来我不是开玩笑。
你觉得这不好吗
她问我,这句话出乎我的意料
你觉得这有错吗,这没错,但你要明白,你还太小,不一定能判断正确
但别怕,这不是错
我感觉自己被鱼辣到了,眼泪都要流出来了
谈话终止了,没有结果
但我想,这也是一种结果。

这就当是个回忆录吧

我记得去年这个时候,剑网三也要迎接七周年了吧。
如今我a了半年,也是回来了。
一件让我有点发蒙的事吧,我那天上线,左找右找找不到她的名字,于是我点开了搜索,输进了她的ID
系统给了我一个,晴天霹雳,并没有这个人,我当时坐在电脑跟前,点开了师徒列表,她曾经的位置空空如也,我不知道是版本更新造成的还是谁上了我的号,总之,我找不到她了。
我关掉了电脑翻看以前的截图,我发现连一张她的背影都没有留下,我甚至开始怀疑她的存在。
直到我终于在一张风景照里看到她,只有一半被拍了进去,她坐在那里,打坐。
我就盯着那张图,几分钟内我几乎是心无旁骛,我不知道这个词是否得当,倒也无所谓了。
我现在依旧自在,列表清了清,只剩了三个人。
原来有一百二十人都列表,竟然就剩下了三个人。
我怎么说得出不枉此行这句话呢?

嗯,好吃

好喜欢小萝莉啊

翻出个很久以前盾铁闺女的设定2333
其实还有很多种但是能看的貌似只有这个<・ )))><<